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生活在线

城市

当前位置:主页 > 城市 > 文化 > 正文

敲开免疫学大门的天花:首个被根除的烈性传染病

时间:2020年02月22日   来源:网络

  曾“屠杀种族”的天花:首个被根除的烈性传染病,敲开免疫学大门

  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 燕磊

  “能不能设法把天花病菌引入那些反叛的印第安部落中去?在这个时候,我们必须用各种计策去征服他们。”

  1763年3月,面对印第安人的激烈反抗,英军驻北美总司令杰佛里·阿默斯特爵士如此出谋划策,写信给当时在俄亥俄宾夕法尼亚地区进攻印第安部落的亨利·博克特上校。

  当印第安人收下英军象征和解、友好的“礼物”——沾染上天花病人皮肤粘膜排出病毒的毯子和手帕后,一种从未见过的奇怪疾病迅速流传于印第安部落。这段历史,被后世史学家称为“人类史上最大的种族屠杀”事件。

  直到两百多年后的1980年5月8日,世界卫生组织宣布:在全世界已消灭了天花。

  这是人类历史上彻底根除的第一种烈性传染病,也是人类与疾病的漫长斗争中取得的一项划时代的胜利。

  人类史上最大的“种族屠杀”

  最初见到欧洲人的轮船时,印第安人觉得很新奇。他们为欧洲人送去食物,为他们做向导,教他们当地的语言。

  这是15世纪末开始的大航海时代,欧洲人开辟横渡大西洋到达美洲的新航线,原本是人类文明进程中最重要的历史之一。

  1519年,当西班牙远征队踏上墨西哥时,美洲大陆居住着2000万-3000万原住民。

  殖民者带去的除了枪炮,还有比武器更可怕的天花病毒。因为地理上的阻隔,这种病毒之前从未在美洲大陆出现,原住民对于天花没有任何抵抗力,在此后的三年,天花传遍墨西哥地区,众多部落因此而灭绝。

  最初这次天花病毒传染,是无意中造成的。

  此后,随着欧洲各国对美洲“新大陆”的争夺,天花开始在南美和北美盛行。一位当时的传教士曾这样描述:“在一些地方满门皆灭,死者太多,以至无法全部掩埋。”

  来自英国的殖民者很快意识到天花是一种有力武器,很多资料记载了殖民者故意向印第安人传播天花的丑行。

  1763年,面对印第安人的激烈反抗,英军驻北美总司令杰佛里·阿默斯特爵士,写信给当时在俄亥俄宾夕法尼亚地区进攻印第安部落的亨利·博克特上校,让他把天花患者用过的毯子、手帕和盘子送给了印第安人。

  这种有预谋的行动,让天花在印第安人群体内得以更加迅速和广泛的传播。

  这段悲惨黑暗的历史,被史学家称为“人类史上最大的种族屠杀”事件。

  法老,或是“最早”天花病人

  天花是地球上最古老也是死亡率最高的传染病之一,传染性强,染病后死亡率高。因为患者痊愈后,脸上会留有麻子,“天花”由此得名。

  人类最早有纪录的天花发作,是在古埃及,研究者在公元前1156年去世的埃及法老拉美西斯五世木乃伊上,发现了天花留下的疤痕,因此这位法老一般被称为“最早”的天花病人。

  在欧洲历史上,天花曾多次流行,60%的欧洲人曾受到天花的威胁。

  一部十七世纪的英国史书对于天花如此记载:“当时天花是所有致死疾病中最为可怕的一种。虽然鼠疫危害更快,但流行的次数毕竟不多;而天花却不时流行,它使白骨成堆,所有人都惶惶不安。它使可爱的婴儿变丑,慈母见之心碎;又使如花少女毁容,情人睹之丧魂。”

  以至于当时天花暴发过后,脸部没有留下疤痕的女子都被认为是少见的美女。

  1562年10月,英格兰女王伊丽莎白一世感染天花病毒,虽然保住性命,但鬓发尽脱,脸上布满疤痕,只能靠假发遮掩。

  被天花夺去生命的普通百姓更不计其数。16-18世纪,欧洲每年死于天花的大约是50万人。

  那时的欧洲,宗教主义至上的传统仍然存在。当有新的治疗手段出现时,教皇和顽固势力不予支持,甚至绞尽脑汁挖苦嘲笑,说治疗“会长出牛尾巴”之类的话。

  “痘”,清王朝挥之不去的魔咒

  在欧洲和美洲外,天花同样肆虐亚洲。晋代葛洪在其著作《肘后备急方》中,第一次描述了天花的症状和流行情况,以后中国各代典籍中都有天花流行的记载。

  天花曾对清初的政局产生严重影响。对于入关之初的满族人来说,天花的“威力”就像印第安人感受到的一样。

  顺治是清朝入关后第一位住进紫禁城的皇帝。

  顺治六年(1649)三月,北京的一场天花传播,努尔哈赤第十五子豫亲王多铎染病死亡,时年36岁。努尔哈赤次子礼亲王代善,有3个儿子死于这场天花。

  为躲避天花的传染,顺治不惜打乱正常朝议制度,躲在深宫不敢上朝。但最终,他还是没能逃脱天花的魔掌。

推荐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