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生活在线

品牌

当前位置:主页 > 品牌 > 名企 > 正文

方舱医院护士自述:听患者说“抱歉”,哭花了护目镜

时间:2020年02月24日   来源:网络

  中新经纬客户端2月24日电 (付玉梅)近日来,武汉方舱医院成了“网红”,病房里有声有色的“小品”“广场舞”等活动,入住患者积极乐观的态度,感动了不少人。对护士徐丹来说,方舱医院不仅充斥着正能量,也像一个温暖的大家庭一样。

方舱医院护士自述:听患者说“抱歉”,哭花了护目镜

  身穿防护服的工作照 受访者供图

  徐丹是江西省南昌市南昌大学第四附属医院消化内科的一名护士。2月4日,她随江西省第二批援鄂医疗队出征,被分派到洪山体育馆方舱医院。这段时间,她几乎每天都为病房里一幕幕真挚感人的场景而“泪目”。“我在这里感受到了最好的医患关系。”她说。

  以下是她的自述故事(略有编辑):

  医院里第一个报名的

  疫情爆发后,我每天关注武汉的消息。看到各地医疗队纷纷前往武汉支援,我心里也蠢蠢欲动,想着如果医院征集,一定要报名去一线。

  “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作为一名在临床上工作的医护人员,在国家需要的时候,“白衣天使”要变成“白衣战士”站出来,这是我们应尽的义务。后来,我是我们医院第一个报名的,我跟护士长聊天的时候还开玩笑说:“我是‘单身狗’,没有别人那么多顾虑。”

  其实,父母对我是既支持又担心。我也有想过最坏的情况,出发前把家里的东西该交代的事情都交代好了。最后我被选为第一批的候补,在第二批的时候出发。这批队伍共有101名医护人员,领队是南昌大学第四附属医院副院长唐浪娟,我们的目的地是武汉洪山体育馆方舱医院。

  从5日下午开始,包括江西在内各地援鄂医疗队陆续进场熟悉馆内布局和设施,做最后的岗前适应工作。6日,洪山方舱医院开始正式收住病人。这里的病人主要是确诊后的轻症病人,我们平时的主要工作也是针对他们进行基础护理、生活护理、发放口服药等。

  我们一个班次的工作时长是4个小时,加上行程用时和准备时间,得花7个半小时左右。记得在上岗之前,领队不停地培训我们练习防护服穿脱,尤其是脱。因为接触过患者后,如果脱得不严格,很容易增加感染的风险。我们除了在医院现场培训,回到酒店还要不停加练,确保每个人都做到万无一失。刚开始那几天,我们脱下整套防护服都得花上20~30分钟。

方舱医院护士自述:听患者说“抱歉”,哭花了护目镜

  队友们在给防护服画标志 受访者供图

  我除了护理病人外,也作为我们医疗队的一个小组长,负责统计各个组员每天的身心状况,还有参加每天大大小小的会议,基本都要忙到凌晨2点才休息。

  患者和我说“很抱歉”

  记得第一天上班的时候,我去给一个叔叔量体温。他问我,姑娘你多大。我告诉他后,他说,你跟我们家姑娘也差不多大。

  这里入住的患者大多是我们父母辈的叔叔阿姨,看着我们就像自己的孩子一样。他接着又问:“你来这里做这些,你爸爸妈妈知道吗?”我说知道,“他们也挺支持我的。”

  他沉默了一下,突然说:“真的很抱歉,在这大过年的时候,你们也没有办法跟家里人在一起团聚,要到这里来帮助我们。”

  听到这个,我眼泪一下就流下来。因为戴着护目镜,也不能擦泪,哭着哭着感觉护目镜都花了。我特别感动,同时也挺难过的。他们已经非常不容易了,但是在这种时候说得最多的话竟然是觉得抱歉,和对我们的感激。

  为了减少我们的工作量,他们对我们的各项工作都很配合,甚至反过来关心我们,让我们多休息,问有没有能帮上忙的地方。我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目标,就是早日战胜疫情,所有人都在为这个目标积极地努力着。彼此理解,相互关照,共同奋斗,我在这里感受到了一种最好的医患关系。

方舱医院护士自述:听患者说“抱歉”,哭花了护目镜

  方舱医院工作现场 受访者供图

  内敛的他主动来问,需不需要帮忙?

  除了叔叔阿姨,在我经常照顾的患者里,还有一个93年的小男生。他和我弟弟差不多大。有天我在发饭,他看到我穿着防护服搬来搬去,就跟我们那一组的人说:“姐姐要不然我来帮你们搬饭,看到你们穿着防护服挺不方便的。”

推荐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