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生活在线

科技

当前位置:主页 > 科技 > 手机 > 正文

防疫战场的“风火轮”

时间:2020年02月27日   来源:网络

2020年1月,一场突如其来的瘟疫----新型冠状病毒性肺炎,打破了全中国人民春节欢乐的氛围。

防疫工作,人人有责。医护人员在火线、社区物业在一线、军人警察在前线,而察布查尔公路分局家属大院防疫工作队,担当着物业、维稳、防疫三项职责,保障着大后方。在这个基层防疫队伍中,杨磊同志的身影是最为忙碌频繁的存在。在档案中,杨磊的资料是这样的:男,锡伯族,1983年9月出生,共产党员,综治干事。

“杨磊,只能你来负责了”

1月27日,由于疫情情况紧急,居住在伊宁市的工作人员无法正常到岗,留守在察布查尔公路分局大院内的工作人员就成了防疫工作队成员,除了少数病患,全员在岗。

谁来当领导指挥呢?无法来到分局开展工作的吴青局长对杨磊说:“杨磊,只能你来当首领了。”杨磊二话不说应承了下来,他说:“责无旁贷”。

这个所谓“首领”并不轻松。分局大院有近四百户人家,五成以上并非本单位职工,人员复杂、各民族杂居,老人居多。先是在值班人员分配上就给杨磊出了难题,人本来就少,有的人有病、有的人家有老人孩子、有的要负责防雪保交通,不少职工对密集的值班任务有意见,杨磊说:“国难当头,匹夫有责,大家就不要再计较了。”

接下来,各项工作都往杨磊的肩头压来,一会儿要开视频会、一会儿要上报疫区来人台账、一会儿居民水管坏了、一会儿值班人员要调班、一会儿职工生病要住院、一会儿口罩送到了要登记、一会儿要入户走访、一会儿要给居民送菜……把杨磊忙坏了,他跑前跑后,体力活、脑力活一起干,没有一刻停歇,晚上加班是经常的事。所有的事、所有的人都在找“杨磊”,他的电话不断、微信跳个不停。

后来新任副局长上岗,分担了一些杨磊的工作,但越来越重的防疫任务,使杨磊的压力有增无减。2月12日,杨磊晚上到社区开会归来,他说:“真的好累,真想好好睡一觉。”但是手头还有好多工作没有干,还是得打起精神来,有的时候,劳累到半夜的他,第二天大白天就在办公室椅子上睡着了。

自1月27日察布查尔公路分局全面启动防疫工作以来,杨磊没有好好睡个整觉,半夜经常接到各种电话,才三十来岁、没什么疾病的他,说自己都有点闹睡眠障碍了。

杨磊就是这样,忙忙碌碌,一切都是因为职责所在。他每天搞防疫工作,却不太清楚今天又增加了多少例肺炎病患,和许多一睁眼就关注疫情人数的广大“睡民”们不同,杨磊早上一睁眼想的是怎么开展一天的工作,有时是被紧促的手机铃声闹醒的,除了上级下达的文件,他没太多时间去关注疫情的各种新闻。

“我不怕,有什么事我来担着。”

干得多,但挨骂也多,这是防疫工作者的委屈,杨磊也是一样,干得活最多,但挨批挨骂最多的也是他。

2月10日起,察布查尔公路分局大院的居民全封闭式隔离,需要工作人员将蔬菜和药品送到家门,但由于内业外业工作繁杂、人员有限居民又多,无法满足居民的各种要求,于是有的人就发起了脾气,挨骂最多的是杨磊。

自1月下旬起,察布查尔防控指挥部和伊犁公路管理局安保科就要求上报各种防疫工作信息,这些事全由变型金刚般全能者的杨磊负责,要求上报春节期间外来人员信息,包含身份证号、航班号等让人眼睛痛的数字信息,这些都要通过一个个打电话落实,有的退休职工听不请也讲不清,对频繁的询问很不耐烦。杨磊嘴皮子磨破了,手机发烫了,却有时会遭到不耐烦的回复。

追责也最先追到杨磊头上,单位防疫工作出什么事都拿他事问,当2月上旬,部分干部因为工作任务追责不愿冒头时,杨磊却说:“有什么事就来找我吧,我不怕,我来担着。”所谓男子汉大丈夫,就应该是这样,敢作敢当。

单位职工刘培成不会玩微信,杨磊便帮他在网上订东西。刘培成家住五楼,2月20日,他订购了十公斤的面粉和其他蔬菜,杨磊帮他扛上楼,结果扛上去才发现自己跑错了单元,等他把这十余公斤的东西搬上搬下,终于送到刘培成家,人都快累瘫了。

杨磊就是这样,在防疫工作中,要被分成八块。呆在家里睡大觉,让人把菜送在家门口,其实杨磊也可以,但职责所在,他必须要出来忙碌工作,别人嫌闷的家,是杨磊奢求的地方。

“我有多大能力,就一定帮你。”

平时生活中,杨磊还是个热心肠的人,在防疫战线忙碌的工作之余,他不忘用他的热心帮助他人。

推荐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