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生活在线

科技

当前位置:主页 > 科技 > 数据 > 正文

“铁三角”在奔跑 长三角铁道大纪行

时间:2020年11月13日   来源:网络转载

火车一响,黄金万两。

近代以来,铁路极大改变世界政治经济版图。随着铁道延伸、列车呼啸,一个个世界级城市群顺时而生,成为拉动经济社会发展的强劲火车头。

长三角,自古富庶。1876年在上海修建的吴淞铁路,是中国最早的运营铁路。新中国成立以来,长三角铁路交通长足发展;改革开放,特别是党的十八大以来,长三角区域一体化上升为国家战略,铁路发展更是突飞猛进。

近十年来,合宁、合武、沪宁、沪杭、宁杭、郑阜、商合杭、徐盐、连镇北段等高铁相继开通运营,长三角高铁营业里程位居全路第一,形成全国最为密集完善的高铁网络。2020年,长三角计划开通新线超过1000公里,创造年度新纪录……路网密集、互联互通,“轨道上的长三角”呼之欲出。

今年八九月间,本报记者穿行长三角铁路线,行程数千公里,走访江苏南通、浙江湖州、安徽阜阳等长三角铁路“新枢纽城市”,切身感受奔跑中的“铁三角”。

南通

【关键词】以前是“靠江靠海靠上海”,现在是“通江通海通上海”

江苏南通,地处长江与东海交汇处,与上海、苏南隔江相望。今年7月1日,沪苏通铁路、沪苏通长江大桥开通,结束了南通与长江对岸没有直通铁路的历史。

8月上旬,记者乘坐C3852次(上海-南京)列车,从上海前往南通。早上7时55分,列车驶出上海站。8时30分,列车停靠太仓南站;途经常熟站后,于9时08分停靠张家港站。崭新的站台上老人翘首、孩童雀跃,好不热闹。

地处苏南的太仓、常熟和张家港,在中国县域经济版图中长期位列前十,可出乎很多人意料的是,在沪苏通铁路之前,它们居然“地无寸铁”。

出张家港站,列车很快驶上沪苏通大桥。望向窗外,巨大的天蓝色钢架急速后退,长江上巨轮穿梭往来。越过长江,即到南通,9时24分,列车停靠新建成的南通西站。大量乘客鱼贯而出,旅行团导游举着别致的毛绒玩具“导游旗”,带领游客刷健康码出站……

全程89分钟,这就是上海到南通的新速度。这还不算最快的,据介绍,南通至上海间铁路出行的最短时间,是66分钟。

陈健,是我们在南通采访的第一个对象。

1996年,南通人陈健收到了东南大学录取通知书,由于没有铁路,不通高速,坐长途汽车停停走走要10多个小时,陈健选择了坐轮船去南京报到。四年后大学毕业,陈健回到家乡,进入了当地一家主营铝电容器核心储能材料的公司,他发现,交通难题依然没有改变。

这与南通作为近代中国民族工业发祥地之一、全国首批沿海开放城市的地位并不相称。南通市发改委长三角区域处处长黄亮说,“南通难通,向南不通”一度成为南通人自嘲的常态。

陈健加盟的企业名为南通海星股份电子有限公司,在全球电极箔市场份额中约占7%,位列世界第四。苏南和上海都是电子元器件发达地区,很多重要客户需要经常往返于两地,交通便利必不可少。

二十年来,陈健亲历了三个阶段的“过江”体验:

——无路过江年代,陈健告诉来自上海和浙江等地客户,从苏州到南通“摆渡就到”。“其实很心虚,毕竟要看天过江,能否摆渡全看当天是否有恶劣天气,排队过江很熬人。”陈健说。

——2008年苏通大桥开通后,虽比摆渡方便,但由于车流量大,周末和节假日异常拥堵,也曾经因此耽误过重要的商务行程。南通当地人体会很深,由于过桥时间无法预测,很多时候,在上海虹桥机场乘飞机改签是常事。

——今年二季度开始,看到路上贴满“沪苏通大桥通车”的标识,陈健心中涌上一种别样的期待。海星电子就位于大桥北侧,二十年来,陈健已从一名基层员工成为公司董事长。近年来,乘着新基建、5G通讯的东风,企业正准备大干一场。

沪苏通铁路开通运营后,效果立竿见影。今年8月,海星电子一位高管赴内蒙古洽谈项目,他早晨7点出发前往虹桥机场赶中午的航班,时间非常宽裕。而在沪苏通大桥通车前,他必须提前一天赶到上海,在机场附近住下。

“以前是‘靠江靠海靠上海’,现在真正是‘通江通海通上海’。”在南通,记者常常听到当地干部群众自豪地念叨这句话。

交通便利加速了要素流动,人才流动尤为关键。陈健说,过去南通人出去就不愿回来,现在南通出台系列政策鼓励人才流入,各类学历人才都有补贴,交通的长足进步也使人才吸纳能力进一步增强。

推荐信息